有個朋友好奇男生當兵的事情,想了想
自己似乎也從沒有過有系統的把自己服役的內容寫出來,
通常都是因為某個事件或人物讓我想起一些事情而一個故事一個故事的寫出。
趁這個機會,整理整理。
 
每個男生當兵,都有不同的故事,
就算在同一個部隊,不同的態度也會有截然不同的故事。
每個當過兵的人,不管是義務役還是不願意,
每個人也不過是在軍營裡儘量的讓自己快樂的過每一天,
紀錄下自己在最青春時,汗與淚水的男性荷爾蒙記憶。
 
中華民國陸軍軍樂隊:
民國34年的十萬青年十萬軍,在江西和湖南募來了幾千人的"青年遠征軍205師",
而後來隨著國民政府來了台灣,205師被編入了裝甲部隊,叫做裝甲兵部隊。
期後隨著時間的演變,成為了現在著中華民國陸軍軍樂隊。
 
現今陸軍樂隊位於桃園龍潭,旁邊開了一家薑母鴨。
站哨時總是看著薑母鴨,想吃卻都吃不到。
而一放假,飛奔似的離開部隊回到現實文明生活,
直到退伍,也沒吃過那家薑母鴨。
 
陸軍樂隊 = 爽 = 涼 ??!!
這是外人對我們部隊的印象,
我也不去解釋什麼,但說句實話,沒有依些專業技能也是進不來的。
我們的主樣勤務有幾種,最簡單的日常勤務,是陸軍總部內的升降旗。
依冬令夏令時間不同,早上五點半起床出升降旗。
摸黑換上勤務服,在營集合場前熱嘴(樂器暖身)。
學長檢查著學弟的服儀有沒有整齊,銅環有沒有擦亮,
軍便服前兩條後面三條的線有沒有燙"利"。
由小號聲部報出三首曲子,由我們營區行進演奏到總部的將軍道。
簡單的來說,在軍營裡的自由與快樂,
是自己用時間跟心血花費在自己的勤務技能上而累積出的。 
 
而就部隊分類來說,軍樂隊也是特種部隊。
我們有不同的訓練方式,就連走路、左右轉都不同。
每個聲部根據樂器不同的特性,有都有不同的持法。
圓弧轉、直角轉、滑步,走路也有要求,必須腳尖先著地。
種種的細節、種種的規矩,都讓我深深記得也引以為傲。
 
當兵是男孩的夢魘,
而這夢魘在退伍後,成為了所有當過兵的男人說過萬次也不厭倦的話題。
因為服役會讓人學會在 沒事中找事做,在無奈中找自己的梗。
然後突然領悟到,沒有意義其實是有意義的,而有意義的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當兵的故事要說的可以說太多了,
從吃飯、上廁所、站哨、睡覺….
都是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然後隨著年紀越來越誇示著。
男孩   男人   當兵   退伍   故事在哪裡都會繼續發生著。
最後補一句
退伍自陸軍樂隊的我
至今引以為榮
About these ads